会员名 密码 注册
站内搜索

为龙礼仪

为龙网 >> 为龙礼仪 >> 宾礼 >> 礼仪文化与实操 >> 庆典礼仪

周代《仪礼·乡饮酒礼》中的礼仪

发布者:weleve 日期:2013年04月15日 11:38 来源: weleve.com 【字号 :

  主人就先生而谋宾、介。主人戒宾,宾拜辱,主人答拜,乃请宾。宾礼辞,许。主人再拜,宾答拜。主人   退,宾拜辱。介亦如之。

  周:《仪礼·乡饮酒礼》

  【原文】

  乡饮酒之礼:

  主人就先生而谋宾、介。主人戒宾,宾拜辱,主人答拜,乃请宾。宾礼辞,许。主人再拜,宾答拜。主人

  退,宾拜辱。介亦如之。及席宾、主人、介。众宾之席,皆不属焉。尊两壶于房户间,斯禁,有玄酒,在

  西。设篚于禁南,东肆,加二勺于两壶。设洗于阼阶东南,南北以堂深,东西当东荣;水在洗东,篚在洗

  西,南肆。

  【译文】

  乡饮酒的礼仪

  主人到先生处商仪宾、介的人选。主人告知将请的宾客,宾拜谢主人的屈驾光临。主人向宾答拜,致辞请

  宾赴席。宾依礼推辞一番,再许诺赴席。主人再次拜谢,宾再答拜。主人告辞退出,宾再拜谢主人的屈驾

  光临。请介也是这样。于是为宾、主人、介设席。宾客的席各不相连。在房和户之间放置酒壶,酒壶搁在

  斯禁上。有玄酒、置西边。在斯禁南边设个篚,朝向东,两个酒壶上各放一只勺子。在主阶的东南设洗,

  南北的长度和堂的深度相等,东西的长度和屋的东翼相对。水盛放在洗的东面,篚置于洗的西边,面向南

  。

  【原文】

  羹定。主人速宾,宾拜辱;主人答拜,还;宾拜辱。介亦如之。宾及众宾皆从之。主人一相迎于门外,再

  拜宾,宾答拜;拜介,介答拜,揖众宾。主人揖,先入。宾厌介,入门左;介厌众宾,入;众宾皆入门左

  ;北上。主人与宾三揖,至于阶,三让。主人升,宾升。主人阼阶上当楣北面再拜。宾西阶上当楣北面再

  拜。

  【译文】

  肉汤已煮好。主人前往召请宾,宾拜谢主人屈辱莅临。主人答拜,告辞,宾再拜谢。请介时也是这样。宾

  和其他陪宾一起过来,主人带领一相在门外迎接,再拜谢宾,宾回拜。拜谢介,介回拜。主人向众陪宾一

  揖,先进门。宾向介长揖,从左边进门,介再向众陪宾长揖,进门。众陪宾都从左门进。以北面为上。主

  人与宾相互三揖走到阶前,再三相让。主人上堂,宾也上堂。主人在台阶上方对着屋楣面朝北拜两次,宾

  则在西阶上对着屋楣面向北回拜。

  【原文】

  主人坐取爵于篚,降洗。宾降。主人坐奠爵于阶前,辞。宾对。主人坐取爵,兴,适洗;南面坐,奠爵于

  篚下;盥洗。宾进,东北面,辞洗。主人坐奠爵于篚,兴对。宾复位,当西序,东面。主人坐取爵,沃洗

  者西北面。卒洗,主人壹揖,壹让。升。宾拜洗。主人坐莫爵,遂拜,降盥。宾降,主人辞;宾对,复位

  ,当西序。卒盥,揖让升。宾西阶上〓立。主人坐取爵,实之宾之席前,西北面献宾。宾西阶上拜,主人

  少退。宾进受爵,复位。主人阼阶上拜送爵,宾少退。荐脯醢。宾升席,自西方。乃设折俎。主人阼阶东

  〓立。宾坐,左执爵,祭脯醢;奠爵于荐西,兴;右手取肺,却左手执本;坐,弗缭,右绝末以祭;尚左

  手,哜之,兴,加于俎;坐挩手,遂祭酒;兴,席末坐,啐酒,降席,坐奠爵;拜,告旨;执爵兴。主人

  阼阶上答拜。宾西阶上北面坐,卒爵,兴;坐奠爵,遂拜,执爵兴。主人阼阶上答拜。

  【译文】

  主人坐下,从篚里拿出一只爵,下堂洗爵,宾也下堂。主人在阶前坐下,把爵放地上,致辞。宾致答辞。

  主人坐着拿爵,站起,走到洗跟前,面向南坐下,把爵放置到篚下,盥手洗爵。宾向前走,面向东北辞谢

  主人为他洗爵。主人坐下,把爵放在篚下,站起来对宾作答。宾回到原位上,对着西序的地方面向东站立

  。主人坐下拿起爵,沃洗的仆役面向西北,洗完酒爵,主人一揖,一让,然后上堂。宾拜谢主人替自己洗

  爵。主人坐下,把爵放在地上,对宾一拜,下堂洗手。宾也下堂,主人辞谢。宾答谢,回到原位,面对着

  西序。洗完手后,主宾相互揖让着上堂。宾在西阶上凝神端立,主人坐下取爵,斟满酒。走到宾的座席前

  面朝西北献给宾。宾从西阶上堂拜谢,主人向后稍退,宾前行接过酒爵回到原位。主人在主阶上拜送爵,

  宾向后稍退,仆役把脯醢上到席前。宾从西边入席,仆役把折俎设于席上。主人在主阶东边端正凝立。宾

  坐下,左手执爵,祭脯醢。把酒爵放到脯醢的西边,站起来,右手取肺,左手握住肺的根部,坐下,不做

  "缭"的动作,右手断取肺尖祭神。左手上举,尝肺,站起,把肺放到俎上。坐下,洗净手,祭酒,再站起

  。在席的末位坐下,尝酒。下席,把爵放在地上,拜谢,并称颂酒美,端爵站起。主人在主阶上答谢。宾

  又到西阶上北向坐,喝尽爵里的酒,站起,坐下。把爵放地上,拜谢。端起爵,再拜谢。主人于主阶上回

  拜。

  【原文】

  宾降洗,主人降。宾坐奠爵,兴,辞;主人对。宾坐取爵,适洗南,北面。主人阼阶东,南面辞洗。宾坐

  奠爵于篚,兴对。主人复阼阶东,西面。宾东北面盥,坐取爵,卒洗,揖让如初,升。主人拜洗。宾答拜

  ,兴,降盥,如主人礼。宾实爵主人之席前,东南面酢主人。主人阼阶上拜,宾少退。主人进受爵,复位

  ;宾西阶上拜送爵。荐脯醢。主人升席自北方。设折俎。祭如宾礼,不告旨。自席前适阼阶上,北面坐卒

  爵,兴;坐奠爵,遂拜,执爵兴。宾西阶上答拜。主人坐奠爵于序端,阼阶上北面再拜崇酒,宾西阶上答

  拜。

  【译文】

  宾下堂洗爵,主人下堂。宾坐下把爵放在地上,站起致辞,主人对答。宾坐下取爵,走到洗的南边,面朝

  北。主人在主阶的东南面辞谢宾为自己洗爵。宾坐下,把爵放置在筐上,站起来以辞答对。主人又回到主

  阶东,面朝西。宾面朝东北洗手,坐下取爵,洗毕,和主人相互揖让如开始那样,上堂。主人答拜。宾答

  拜,站起,下堂洗手,完成客人应有的礼仪。宾向爵中斟满酒,到主人的席前面朝东南酬谢主人,主人在

  主阶上方拜谢,宾稍稍后退。主人向前接受酒爵,回到原位。宾在西阶上拜送爵。献肉干肉酱。主人从北

  方上堂,在俎上放入牲的腿肉,祭酒的仪式和宾相同,但不称颂酒美。主人自席前上主阶,面向朝北坐下

  喝完爵里的酒,站起。又坐下将爵放地上,再拜,执爵站起。宾在西阶答拜。主人在序端坐下,把爵放地

  上,再从北面沿主阶上,再拜,斟满酒。宾在西阶上答拜。

  【原文】

  主人坐取觯于篚,降洗。宾降,主人辞降。宾不辞洗,立当西序,东面。卒洗,揖让升。宾西阶上〓立。

  主人实觯酬宾,阼阶上北面坐奠觯,遂拜,执觯兴。宾西阶上答拜。坐祭,遂饮,卒觯,兴;坐奠觯,遂

  拜,执觯兴。宾西阶上答拜。主人降洗;宾降辞,如献礼,升,不拜洗。宾西阶上立,主人实解宾之席前

  ,北面;宾西阶上拜;主人少退,卒拜进,坐奠觯于荐西;宾辞,坐取觯,复位;主人阼阶上拜送,宾北

  面坐奠觯于荐东,复位。

  【译文】

  主人坐下从篚里取只觯,下堂洗觯。宾也下堂,主人辞谢。宾不辞谢主人洗觯,立在西序前,面向东。洗

  毕,主人和宾相互揖让着上堂。宾在西阶凝立,主人向觯斟满酒敬宾,沿主阶上面向北坐下,放觯于地,

  一拜,端觯站起。宾在西阶答拜。主人坐下祭酒,饮完觯中的酒,站起,再坐下把觯放在地上,一拜,端

  觯站起。宾在西阶答拜。主人下堂洗觯,宾下堂致辞,和献酒礼仪一样,再上堂,但不拜谢主人的洗觯。

  宾站在西阶上,马上给觯斟满酒,端到宾的席前北面,宾在西阶上拜谢。主人稍向后退,拜毕,向前,坐

  下,把觯放置在菜肴的西边。宾辞谢,坐下取觯在手,回到原位。主人在主阶上拜送。宾面向北坐,把觯

  放置到菜肴东面,回到原位。

  【原文】

  主人揖降,宾降立于阶西,当序,东面。主人以介揖让升,拜如宾礼。主人坐取爵于东序端,降洗;介降

  ,主人辞降;介辞洗,如宾礼,升,不拜洗。介西阶上立。主人实爵介之席前,西南面献介。介西阶上北

  面拜,主人少退;介进,北面受爵,复位。主人介右北面拜送爵,介少退。众人立于西阶东,荐脯醢。介

  升席自北方,设折俎。祭如宾礼,不哜肺,不啐酒,不告旨。自南方降席,北面坐卒爵,兴,坐奠爵,遂

  拜,执爵兴。主人介右答拜。

  【译文】

  主人一揖下堂。宾也下堂立于阶西,对着序面向东,主人向介一揖,礼让介入堂,拜揖如对宾那样的礼仪

  。主人坐下,从东序端取爵,下堂洗爵。介下堂,主人辞谢,介辞谢主人为己洗爵,同宾一样的礼仪,介

  上堂,不拜谢主人洗爵。介从西阶上,站住,主人向爵斟满酒,走到介之席前面向西南把爵献给介。介在

  西阶上面朝北拜谢,主人稍稍退后。介向前,面朝北接受酒爵,回原位。主人在介右边面朝北拜酒爵,介

  稍稍后退。主人立于西阼东,献肉干肉酱。介从北方入席,席上说置折俎。祭拜如同宾的礼仪,但不尝肺

  ,不喝酒,也不称酒美。介从南方走下席,坐到北面喝完爵中的酒,站起。坐下把爵放地上,一拜,端起

  爵站起。主人在介的右方向介答拜。

  【原文】

  介降洗,主人复阼阶,降辞如初。卒洗,主人盥。介揖让升,授主人爵于两楹之间。介西阶上立。主人实

  爵,酢于西阶上,介右坐奠爵,遂拜,执爵兴。介答拜。主人坐祭,遂饮,卒爵,兴;坐奠爵,遂拜,执

  爵兴。介答拜。主人坐奠爵于西楹南,介右再拜崇酒;介答拜。

  【译文】

  介下堂洗爵,主人回到主阶的位置,下堂辞谢,礼仪和前一样。洗毕,主人洗手。介揖让着上堂,在两楹

  之间把爵交结主人。介站于西阶上,主上给爵斟满酒,献到西阶上。主人在介右边坐下,把爵放置地上,

  一拜,再执爵站起。介答拜。主人坐下拜祭,饮完爵中的酒,站起。再坐下把爵放置地上,一拜,执爵站

  起。介向主人答拜。主人坐在两楹柱之南,把爵放置地上。在介右方再拜,给爵斟满酒。介再答拜。

  【原文】

  主人复阼阶,揖降,介降立于宾南。主人西南面三拜众宾,众宾皆答壹拜。主人揖升,坐取爵于两楹下;

  降洗,升实爵,于西阶上献众宾。众宾之长升拜受者三人,主人拜送。坐祭,立饮,不拜既爵;授主人爵

  ,降复位。众宾献,则不拜受爵,坐祭,立饮。每人一献,则荐诸其席。众宾辨有脯醢。主人以爵降,奠

  于篚。

  【译文】

  主人又回到主阶,一揖,下堂。介也下堂立在宾的南方。主人面向西南对众陪宾拜三次,众陪宾一起答拜

  一次。主人一揖,上堂,坐下,从西楹下取爵,下堂洗爵。再上堂,给爵斟满酒,站在西阶上献给众陪宾

  。陪宾中的年长者三人上堂拜受酒爵,主人拜送酒爵。这三位众宾中年长的人坐下祭祀,站起饮酒,饮完

  爵中的酒不再拜,将空爵还给主人,下堂归还原位。所有陪宾都不拜而接受酒爵,坐下祭祀,站起饮酒。

  三位长者每人都有一爵酒祭献,席前都摆有干肉、肉酱等菜肴,众陪宾席前也遍置脯醢。主人端起爵下堂

  ,把爵放回篚中。

  【原文】

  揖让升。宾厌介升,介厌众宾升,众宾序升,即席。一人洗,升,举觯于宾;实觯,西阶上坐奠觯,遂拜

  ,执觯兴;宾席末答拜。坐祭,遂饮,卒觯兴;坐奠觯,遂拜,执觯兴;宾答拜。降洗,升实觯,立于西

  阶上;宾拜。进坐奠觯于荐西。宾辞,坐受以兴。举觯者西阶上拜送,宾坐奠觯于其所。举觯者降。

  【译文】

  主人对宾揖让后上堂。宾对介长揖后上堂。介对众陪宾长揖后上堂。众陪宾依顺序上堂,大家入席就座。

  主人指定一名侍者洗觯,上堂,举起觯授宾。举觯人给觯里斟满酒,在西阶上坐下,把觯放置地上,一拜

  ,端着觯站起来。宾在席的末端答拜。举觯人坐下祭祀,饮酒,拿着空觯站起。又坐下,把觯放地上,拜

  礼,举觯站起。宾再答拜。举觯人下堂洗觯,上堂,给觯斟满酒,站立在西阶上。宾再拜。举觯人上前把

  酒觯放到脯醢西面,宾辞谢后坐着接受酒觯后站起。举觯人在西阶上拜送。宾坐下,把觯放置在自己席前

  。举觯人下堂。

  【原文】

  设席于堂廉,东上。工四人,二瑟,瑟先。相者二人,皆左何瑟,后首,挎越,内弦,右手相。乐正先升

  ,立于西阶东。工入,升自西阶。北面坐。相者东面坐,遂授瑟,乃降。工歌《鹿鸣》、《四牡》、《皇

  皇者华》。卒歌,主人献工。工左瑟,一人拜,不兴,受爵。主人阼阶上拜送爵。荐脯醢。使人相祭。工

  饮,不拜既爵,授主人爵。众工则不拜、受爵,祭饮;辨有脯醢,不祭。大师,则为之洗。宾介降,主人

  辞降,工不辞洗。

  【译文】

  在大堂的侧面另设一席,以东为上首。乐工四人,其中二人持瑟,走在前边。掺扶乐工的有两人,都是左

  手持瑟,瑟首向后,手指塞在瑟孔里,瑟弦挨着身子,右手掺扶乐工。乐正先登堂,在西阶的东面站立,

  乐工从西阶上堂,面向北坐下。掺扶乐工的相者东面坐,把瑟交给乐工,下堂。乐工唱《鹿鸣》、《四牡

  》、《皇皇者华》。唱完,主人向乐工献酒。乐工左手持瑟,为首的乐工做代表拜谢主人,不站起来,接

  受酒爵。主人在主阶上拜送爵,献上脯醢。主人派一相者帮助乐工祭酒。为首的乐工饮酒、干杯后不拜,

  把空爵归回主人。其他乐工也不拜而接受酒爵,祭酒后饮酒。乐工面前都摆设脯醢,但不再祭脯醢。乐工

  中如有地位高的乐官,主人要为他专门洗爵。这时,宾和介都要随主人下堂,主人要辞谢宾和介下堂。乐

  工和乐官则不辞谢主人为他们洗爵。

  【原文】

  笙入堂下,毊南,北面立,乐《南陔》,《白华》、《华黍》。主人献之于西阶上。一人拜,尽阶,不升

  堂,受爵;主人拜送爵。阶前坐祭立饮,不拜既爵,升授主人爵。众笙则不拜。受爵。坐祭,立饮;辨有

  脯醢,不祭。

  【译文】

  吹笙的乐工入内,站立在堂下悬毊的南边,面向北。吹笙的乐工演奏《南陔》、《白华》、《华黍》。主

  人在西阶上向他们献酒。吹笙乐工中为首的一位拜谢主人,上到最上的一级台阶,但不进入大堂,接受主

  人献的酒爵。主人拜送酒爵。这名为首的乐工就在阶前坐下祭酒,站起来饮干爵里的酒,不拜,上台阶把

  空爵归还主人。其他吹笙人都不拜而接受酒爵,坐下祭酒后站起饮酒。每人席前都遍设脯醢,但不需祭脯

  醢。

  【原文】

  乃间歌《鱼丽》,笙《由庚》,歌《南有嘉鱼》,笙《崇丘》;歌《南山有台》,笙《由仪》。乃合乐:

  《周南·关雎》、《葛覃》、《卷耳》,《召南·鹊巢》、《采蘩》、《采蘋》。工告于乐正曰:"正歌

  备。"乐正告于宾,乃降。

  【译文】

  于是,乐工们间隔着咏唱《鱼丽》,瑟奏《由庚》;再咏唱《南有嘉鱼》,笙奏《崇丘》;再唱《南山有

  台》,笙再奏《由仪》。最后,大堂上歌、瑟、磬一起唱奏《周南·关雎》、《葛覃》、《卷耳》、《召

  南·鹊巢》、《采蘩》、《采蘋》。乐工向乐正报告说:"正歌已全部演奏完。"乐正向宾报告:"正歌已

  演奏完备",然后下堂。

  【原文】

  主人降席自南方,侧降;作相为司正。司正礼辞,许诺。主人拜,司正答拜。主人升,复席。司正洗觯,

  升自西阶;阼阶上北面受命于主人。主人曰:"请安于宾。"司正告于宾,宾礼辞,许。司正告于主人。主

  人阼阶上再拜,宾西阶上答拜。司正立于楹间以相拜,皆揖,复席。

  【译文】

  主人从南侧离席,一个人下堂,指派一名相作筵席的司正。司正按礼推辞一番后许诺。主人拜谢,司正答

  拜。主人上堂,回到席中原位。司正洗觯,从西阶上堂,在主阶上面向北听命于主人。主人说:"清留宾

  客安心坐席。"司正将主人的话转告宾。宾按礼辞席一番,许诺。司正把宾答应不去席的话再报告主人。

  主人在主阶上拜谢,宾在西阶上答拜。司正站在堂前两楹之间相助拜谢。大家都一揖,恢复筵席原状。

  【原文】

  司正实觯,降自西阶,阶间北面坐奠觯;退共,少立;坐取觯,不祭,遂饮,卒觯兴,坐奠觯,遂拜;执

  觯兴,洗;北面坐奠觯于其所,退立于觯前。宾北面坐取俎西之觯,阼阶上北面酬主人。主人降席,立宾

  于东。宾坐奠觯,遂拜;执觯兴,主人答拜。不祭,立饮;不拜,卒觯,不洗;实觯,东南面授主人。主

  人阼阶上拜,宾少退,主人受觯,宾拜送于主人之西。宾揖,复席。

  【译文】

  司正给觯斟满酒,从西阶下堂,在两阶之间面向北坐,把酒觯放置地上,退后一点,拱手,站立片刻,坐

  下取起酒觯,不祭酒就饮完觯中的酒,站起,再坐下,把空觯放地上,一拜,手执觯站起,洗觯。面向北

  坐下,把觯放到该放的处所,向后退,站立在觯前。宾面向北坐下,取放在肉案旁边的觯,在主阶上面向

  北酬谢主人。主人离席,立在宾的东侧。宾坐下,将觯放在地上,一拜。手持觯站起,主人答拜。宾不祭

  酒,立着饮酒,也不拜,喝尽觯中的酒后,不洗觯。再向觯中斟满酒,面向东南授给主人。主人在主阶上

  拜谢。宾稍向后退,主人接受觯,宾在主人的西侧拜送主人,一揖。宾和主人都归位,恢复筵席原状。

  【原文】

  主人西阶上酬介。介降席自南方,立于主人之西,如宾酬主人之礼。主人揖,复席。司正升相旅,曰:"

  某子受酬。"受酬者降席。司正退立于序端,东面。受酬者自介右,众受酬者受自左,拜、兴、饮,皆如

  宾酬主人之礼。辨,卒受者以觯降,坐奠于篚。司正降,复位。

  【译文】

  主人站在西阶上酬谢介。介从南侧出席,立在主人西侧,一切都和宾酬主人之礼仪相同。主人一揖,归席

  。司正上堂,主持旅酬仪式。说:"某某先生请受酬。"受酬的人出席,司正后退,立在序端,面向东。受

  酬者在介的右侧接受介的酬酒,其他众受酬者在左边接受酬酒。其下拜、站起、饮酒都和宾酬主人的礼仪

  相同。全部酬酒完毕,最后一名接受醉酒者持空觯下堂,坐地,把空觯放回篚中。司正下堂,回归原座。

  【原文】

  使二人举觯于宾、介,洗,升实觯于西阶上;毕坐奠觯,遂拜,执觯兴;宾、介席末答拜。皆坐祭;遂饮

  ,卒觯兴;坐奠觯,遂拜,执觯兴,宾、介席末答拜。逆降,洗;升,实觯,皆立于西阶上;宾、介皆拜

  。皆进,荐西奠之,宾辞,坐取觯以兴。介则荐南奠之;介坐受以兴。退,皆拜送,降。宾、介奠于其所

  。

  【译文】

  主人派家臣二人举觯授于宾和介。洗觯,上堂,在西阶上给觯斟满酒。都坐下,放觯于地,随即一拜,手

  执酒觯站起。宾与介在席尾答拜。都坐下祭酒,再饮酒,干杯后站起,再坐下,放空觯于地,一拜,手执

  空觯站起。宾与介在席尾再答拜。二人与上堂时相反的次序下堂,盥手洗觯。上堂,给觯中斟满酒,都立

  在西阶上,宾与介一齐答拜。举觯的二人一起前行,把酒觯放到席上的脯醢西边,宾辞谢,坐着取酒觯在

  手站起来。给介则在脯醢的南边放置酒觯。介坐着受觯后站起。举觯二人退后,宾介等都拜送,下堂。宾

  与介则把觯放置于原来的处所。

  【原文】

  司正升自西阶,受命于主人。主人曰:"请坐于宾。"宾辞以俎。主人请撤俎,宾许。司正降介前,命弟子

  俟彻俎。司正升,立于序端。宾降席,北面。主人降席,阼阶上北面。介降席,西阶上北面。遵者降席,

  席东南面。宾取俎,还授司正;司正以降,宾从之。主人取俎,还授弟子;弟子以降自西阶,主人降自阼

  阶。介取俎,还授弟子;弟子以降,介从之。若有诸公、大夫,则使人受俎,如宾礼。众宾皆降。

  说履,揖让如初,升,坐。乃羞。无莫爵,无莫乐。

  【译文】

  司正从西阶上堂,接受主人的命令。主人说:"请留宾客安心坐席。"宾用俎未撤为由推辞,主人请求撤俎

  ,宾许诺。司正下堂站在西阶前,命令弟子准备撤俎。司正上堂,站在序端。宾下席,面向北。主人下席

  ,在主阶上面向北。介下席,在西阶上面向北。遵者下席,立于席的东南面。宾取俎,交还司正。司正持

  俎下堂,宾跟随下堂。主人取俎,旋即授与弟子,弟子持俎从西阶下,主人从主阶下。介取俎,旋即授给

  弟子,弟子持俎下堂,介跟随着下堂。如果席中有诸公大夫,就使地位长贵的受俎,一如待宾的礼仪。最

  后,众陪宾一起下堂,脱掉鞋子,像一开始那样,宾主揖让上堂,坐定。侍者摆设菜肴。宾主欢饮,爵行

  无数,歌乐不限,尽欢而止。

  【原文】

  宾出,奏《陔》。主人送于门外,再拜。宾若有遵者、诸公、大夫则既一人举觯,乃入。席于宾东,公三

  重,大夫再重。公如大夫入,主人降,宾、介降,众宾皆降,复初位。主人迎,揖让升。公升如宾礼,辞

  一席,使一人去之。大夫则如介礼,有诸公,则辞加席,委于席端,主人不彻;无诸公,则大夫辞加席,

  主人对,不辞加席。

  【译文】

  宾退席,乐工奏《陔夏》,主人送宾到门外,再拜。

  宾客里面如果有遵者,在一人举觯之后,诸公、大夫才入内。设席于宾的东面,公的席三层,大夫席两层

  。公像大夫一样入席,主人下堂,宾与介下堂,众陪宾也都下堂,回到原先的位置。主人迎接,与公互相

  揖让着上堂。公上堂的礼仪和宾相同,自辞一层席,使人撤去。大夫上堂的礼仪和介相同,有诸公时,则

  辞去所加的席,放置于席的末端,主人不许撤席。若无诸公,则大夫辞去所加的席。主人对应,不让撤加

  席。

  【原文】

  明日,宾服乡服以拜赐,主人如宾服以拜辱。主人释服,乃息司正。无介,不杀,荐脯醢,羞唯所有,征

  唯所欲,以告于先生,君子可也。宾、介不与。乡乐唯欲。

  【译文】

  第二天,宾穿着乡饮酒时的朝服到主人处拜谢主人对自己的礼遇,主人也身着朝服拜谢宾的屈驾莅临。主

  人卸却朝服,犒劳司正。无介参加,不杀牲,献上脯醢。菜肴随家里所有的进献,没有什么规定。请的宾

  客也随意而定,只要告诉给先生和君子就可以了。宾、介不参与。席上所演奏、所咏唱的歌也随意指定,

  没有什么预先的规定。

  【原文】

  〔记:〕

  乡,朝服而谋宾、介,皆使能,不宿戒。

  蒲筵,缁布纯。尊幂,宾至撤之。其牲,狗也;亨于堂东北。献用爵,其他用觯。荐脯,五挺,横祭于其

  上;出自左房。俎由东壁,自西阶升。宾俎:脊、胁、肩、肺。主人俎:脊、胁、臂、肺。介俎:脊、胁

  、肫、胳、肺。肺皆离。皆右体,进腠。

  【译文】

  〔记:〕

  乡大夫身穿朝服去议定请宾、介的人选。因为宾、介都是乡里有才德的贤者,所以不用先召来告戒礼仪

  设筵用黑布镶边的蒲席,酒尊上盖着粗葛布,宾客到后撤去。牲用狗,在大堂东北方烹煮。献酒用爵,其

  余用觯。肉脯进献五条,另有半条横置其上以供祭祀。这些肉脯先放在左边厢房里。俎从东边房里端出沿

  着西阶献上。宾的俎里,放置狗脊、狗胁、狗肩、狗肺。主人的俎里,放置狗脊、狗胁、狗臂、狗肺。介

  的俎里,放置狗脊、狗胁、狗肫、狗胳、狗肺。肺要切成一条一条的,都用狗右半身的,肉皮朝上。

  【原文】

  以爵拜者不徒作。坐卒爵者拜既爵,立卒爵者不拜既爵。凡奠者于左,将举,于右。众宾之长,一人辞洗

  ,如宾礼。立者东面北上;若有北面者,则东上。乐正与立者,皆荐以齿。凡举爵,三作而不徒爵。乐作

  ,大夫不入。献工与瑟,取爵于上篚;既献,奠于下篚。其笙,则献诸西阶上。毊,阶间缩霤,北面鼓之

  。主人、介,凡升席自北方,降自南方。司正,既举觯而荐诸其位。凡旅,不洗。不洗者,不祭。既旅,

  士不入。撤俎,宾、介、遵者不俎,受者以降,遂出授从者;主人之俎,以东。乐正令奏《陔》;宾出,

  至于阶,《陔》作。若有诸公,则大夫于主人之北,西面。主人之赞者,西面北上,不与;无莫爵,然后

  与。

  【译文】

  干杯后下拜的人不空起立,起立就要酢谢主人。坐着饮酒的人干杯后要拜,站着饮酒的人干杯后不拜。所

  有不用的爵都放置在左边,将要"举爵"时用的,则放在右方。众宾长者三人中,只有尊者一人辞谢主人洗

  爵,一切和宾的礼仪相同。站立在东边的以北为上首,若站在北面的则以东为上首。乐正和站立的人,都

  有脯醢进献。凡举尊献宾、献大夫、献乐工,都要同时上脯醢。只要举爵,对宾、大夫、乐工三类人都不

  能没有脯醢。已开始奏乐,大夫就不再进入。给乐工和吹笙者献酒,要从上篚中取爵;献毕,将空爵放到

  下篚中。主人献酒给吹笙人,在西阶上拜送。磬,设在两阶之间,东西向,击磬人面向北击毊。主人、介

  都从北侧入席、从南侧下席。司正举爵依次向众人酬酢,都有脯醢进献到位。旅酬时,不洗觯,不祭酒。

  已开始旅酬之仪式,士不得再入内。撤俎:宾、介、遵的俎,接俎的端下堂后,出门授与他们的随从人员

  ;主人之俎,由弟子端到东壁收起来。乐正命令奏《陔夏》,宾告退,退到台阶时,《陔夏》乐作。如有

  诸公在场,那么士大夫的位置在主人北边,面向西。主人的赞者面向西,以北为上,不献酒,不酬酢,到

  了不计算爵数尽情饮酒时,便参与进来。

上一篇:古代乡饮酒礼旨在明长幼之序
下一篇:清宫大婚礼仪保留满族风俗

分享到:
关注被拐儿童
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

请文明上网 须理性发言... 您可以输入300

共有138参与 评论90条(查看)

房价夺走的不只是孩子的玩具钱男人熄烟细节透露心理秘密
苏联亡党亡国二十年祭
关于我们 | 使用条款 | 咨询反馈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地址:国务院国资委商业机关事务管理局3号楼334(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)
电话:010-56290821    传真:010-66095472
京ICP备11043553号-1